2020年05月10日

平安之旅

少年游·离多最是宋代:晏几道离多最是,东西流水,终解两相逢。浅情终似,行云无定,犹到梦魂中。可怜人意,薄于云水,佳会更难重。细想从来,断肠多处,不与今番同。多年以后,我再次登上深圳最高楼 PAFC 时,准会想起 Ethan 在会议室面试我的那个遥远的下午。在面试前的中午,我在楼下的购物公园瞎逛,吃了

查看全文